文章摘自

网易新闻:http://news.163.com/12/1101/10/8F7FN4OF00014AED.html

中国水产频道:http://www.fishfirst.cn/article-16498-1.html

大洼里来了泥鳅王

  秋日的宝坻区黄庄农场,风清天碧,稻香蟹肥。收完了那无边的一地金黄,众乡亲还不收手,你看那稻茬间水沟畔,依然有人提着桶,执着网在搜寻着什么,一副不把这一方水土吃干榨尽决不罢休的样子。也难怪,自打前年这黄庄大洼里开了一家名唤“天津鸿腾水产养殖有限公司”的买卖,自打来了这个名唤高建忠的小伙子,年年都忙秋的乡民更忙了。即便稻米入了仓卖了钱,该是盘坐炕头唠家常话桑麻的时候,勤快的乡民还是忙个不休。俗语说:无事不起早,无利不贪黑,大家伙是盯上了那些藏匿在稻茬河泥里的泥鳅。这玩意儿在湿地连绵的黄庄洼本不是稀罕物,稻田,水洼,河渠,泥里水里,到处都是泥鳅,一耙子下去刨出一大窝,一网下去捞出一大桶。只是后来水生态有些不济,泥鳅比以往少了许多。

  这几年,宝坻区对那些污染水土空气的工厂不再客气,强令它们搬离了黄庄洼。滋养黄庄洼的潮白河水清了,桨声帆影又回来了。水洁土净,泥鳅先知,它们又回归故土,在稻田水洼里越聚越多,越过越热闹了。不过,乡民对泥鳅的来去多寡并不在意,少了不想它,多了不厌它,农闲时实在无事,就有人随手捉上一桶,往自行车车把上一挂,就赶往集市上去卖钱了。当地人并不待见这捉拿不住,又黏又滑的小东西,卖也卖不了几个钱。反正闲着也难受,捉泥鳅赶集就当是玩耍消遣一回吧。 协议回收养殖户泥鳅2.jpg

  前年,家住八门城镇杨岗村的小伙子高建忠来了,一口气就在黄庄农场承包了100亩地,一下子就把400多万人民币投进了水里,埋进了泥里。精养鱼池建起来了,泥鳅中转包装车间立起来了,往外运泥鳅的集装箱大卡车开来了,还置办了泥鳅品质检测化验室。据说这质检室还是国际标准的,能检测几十上百个泥鳅的品质指标。接着,小伙子又开了一家国际贸易公司,拿到了独立的进出口权和专门的泥鳅出口许可证。能把泥鳅生意做到如此专业,看样子他是真的要在大洼里创立他的泥鳅帝国了。高建忠还说,他拿着黄庄洼的泥鳅见过韩国的泥鳅商了,人家夸咱这泥鳅是最好的泥鳅呢,只要咱能保质保量,人家肯定要,比咱在集市上卖的价,高出一大截呢。乡民不信:“韩国人咋喜欢这黑不溜秋,黏不啦叽的泥鳅呢?”高建忠说:“别看咱拿这不当事儿,人家韩国人说泥鳅是水里的人参呢,拿泥鳅当高级补品呢,每年单从咱中国就进口2万多吨。可这点儿泥鳅还不够他们熬汤的呢。你们算算,这个市场有多大?”乡民还是不信。小伙子说:“你们去稻田捉吧,捉多少我收多少。你们自己卖四五块钱一斤,我给你们7块钱一斤。”家人说:“你傻呀!5块钱一斤他们都得乐不迭地往这儿送呢。”

  小伙子说:“他们挣点儿钱不易,咱少挣点儿就能让他们多挣点儿。”乡民看这小伙子一脸憨厚的样子,有人就信了,捉了几桶泥鳅送了去。小伙子果然按7元一斤全部收下。“这小伙子还真实诚牢靠,咱信他了。走!快捉泥鳅去!”

  好心肠胜过万千伎俩

  于是,众乡亲纷纷走向水洼稻田,干起了捉泥鳅的副业。高建忠的公司门前,来交泥鳅的乡民排得跟天上的雁阵似的。看见这场面,手下人又劝高建忠:“降价吧,降价他们也得挤破门槛儿呢。”

  高建忠说:“这可不中!就照这个价收!自打咱做这出口泥鳅的生意,啥时候赔过?我算过了,收购价还得往上涨。咱有利了,就让他们多赚点儿吧。”于是,高建忠这儿的泥鳅收购价季季都在涨,到今秋已涨至20多元一斤。乡民一来交泥鳅,高建忠就问:“眼下市场价多少钱一斤?”乡民报出一个价,高建忠立马就还一个价:“我比市场价多一块钱,全收了。”远近捉泥鳅养泥鳅的乡民都知道,甭管市价多高,高建忠收泥鳅总比市价高出一块钱。

  白白多给人家钱,手下人都心疼:“高总你也不算算,一斤多给人家一块钱,咱这一年就少挣一百来万呢。”

  高建忠算的却是另一本账:“大家伙合适了,就都乐意干了。咱少挣一百万,说不定能让他们多挣一千万呢。”遇着这样的买卖人,众乡亲当然乐意。于是,大家都盯上了泥鳅,迷上了泥鳅。秋后一算账,在稻田捉泥鳅的收入,竟高出种稻的收入,副业压过了主业。

  野生泥鳅资源毕竟有限,高建忠就带着他的技术团队,走进各家各户的稻田,手把手教会大家稻田养鳅的技术。于是,两个春夏过来,天天跟泥鳅滚在一起的小伙子黑瘦如泥鳅了。于是,种稻的乡亲跟他更亲了,大洼里稻田面积更大了,在稻田养泥鳅捉泥鳅的人更多了,连周围的乡镇甚至武清、蓟县、宁河、山东的老乡都来这里交泥鳅。

  前几天,黑龙江省鸡西的一个养殖户开来一辆大车,装了满满当当一车泥鳅求高建忠收下。“我在路上跑了40多个钟头,扔在路上的过路过桥费就一大笔,连眼皮都没眨,连口饭都没吃。你要是不收,我就回不去了。”高建忠见那人眼都红了,头发都立起来了,心里那根弦不免又颤动起来。这样的苦,这般的难,他何尝没有尝过?当年他开着一辆大卡车往外运稻米,常常是几天几夜不下车,就连装卸的时候都呆在车上,躺在车座上迷糊一觉。路上困得不行了,就把脑袋探出车窗,让大风吹着,让大雨淋着,让自己时时醒着。太阳都有个起落,他的路却没头没尾,他的苦却无尽无休。今年京津闹大水,他和同伴穿着游泳裤衩,在豪雨里淋了几天几夜,守护着泥鳅,守护着他和乡民的生计。看着又黑又瘦一身泥水的小伙子,有乡民说:“建忠呀,你都把自己变成泥鳅了,你就是咱大伙的泥鳅王呀!”今天能在这大洼里做上乡民的“泥鳅王”,全都靠他拼了命挣下的本钱。如今见着这个鸡西客,高建忠心里头怎能不怜惜,怎能不敬佩!他说:“全收下了,比市价多一块钱。”鸡西客又惊又疑:“真的吗?”高建中立马叫来员工卸车过秤,当时就把钱付给了人家,每斤的收购价果真比市价多了一元。鸡西客又惊又喜:“说实在的,我大老远拉来了,你给再低的价,我都得卖给你的。这么好的心肠,哪像个生意人?”高建忠嘿嘿一笑:“人家都这么说我,我不是生意人。我不会做生意。”鸡西客夸道:“可你会做人!不把自己当买卖人的人,才能做成大买卖。明年我还来,往后我的泥鳅一条都不落,全都交给你了。”协议回收养殖户泥鳅.jpg

  把“不愁”送到门上

  前年秋后,公司门前交泥鳅的乡亲依旧排起长队,而旷野里挑着拉着泥鳅赶往这里的男女老幼依旧不绝于途。一位老汉挑着两大桶泥鳅从十几里外赶来,累得脸都发青了。高建忠看着老人,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父亲当年挑着大葱卖钱养家的身影,心里一阵酸楚,眼里就挂泪了。种稻本就是累活脏活,这些庄稼汉泥里水里捉来泥鳅,还得跑上几里甚至几十里路来这里换钱,这日子也太苦了。他走到老人跟前,当众宣布:“明儿大伙就不用大老远往这里赶了,我开车到你们地头门口去收。”如此甚好,可大家不免担心:“这样的话,你就得多耗费车马人工,收购价是不是得往下降?”高建忠说:“放心吧,一分都不降,还是比市价多一块钱。”从那时起,黄庄洼乃至方圆数十里的稻田地头,农舍门口,总能看见一桶桶的泥鳅候在那里,总能看见一辆集装箱车挨家挨户收泥鳅。乡民不出地头家门,就能赚到钱了。2010年,也就是高建忠的鸿腾水产养殖有限公司落户大洼的当年,他送到乡民手上的收购款就达1500多万元。在稻田养泥鳅的稻农,也因此每亩增收两千元。当然,与乡亲共赢的高建忠也小赚了一笔,去年就出口泥鳅600吨,净赚了100多万元。

  而今,除了收购乡民的泥鳅,高建忠自己的泥鳅养殖面积也达到了600亩。除去其中稻鳅混养的200亩,其余400亩全是精养池。精养收益更高,一亩水面年可净赚2万元。如此赚钱,又有自己越来越多的出口渠道,不大干快上才傻。可高建忠却对记者说:“我就养这600亩了,不再扩大规模了。还是让大伙多养吧,还是把赚钱的机会匀给大家吧。我的目标是,围绕着我的公司,用公司加合作社加农户的模式,帮着大家把稻鳅立体混养和精养的面积发展到5万亩。我算过了,这样一亩地的收益抵得上以往八亩地,5万亩就变成了40万亩。到那时候,黄庄洼就成了黄金洼了。大家都富了,我的公司不也跟着发了吗?”

  16岁就离家做生意打天下的小伙子,从来都不做梦,从来都是一个用手用力气说话的汉子。很多事情他都是实打实地做了,却未必说得出。就说现今他正在埋头铺展着的以自己一个公司带动万户致富的宏图大业,也从来没跟他的乡亲张扬过。他只是默声不语地做着,而且已经开了一个好头了。他牵头的泥鳅养殖合作社天天都有农户加入,仅会员养殖面积就已超过了2000亩。


  许多会员都是穷苦人,除了一身力气,和那急切想要挣钱的念头,没技术、没销路、没资本。技术和销路,高建忠全包了。可养泥鳅不同种庄稼,那是往水里砸钱砸物的买卖。有的农户甚至连前期的投入都拿不出,高建忠就说:“不愁,我先给你垫上。”泥鳅还没长大,有农户又没钱买药买饲料了,高建忠一听说又来了:“不愁,我先赊给你。”两年来,小伙子捧着一个个“不愁”,送到大伙门上,放在大伙心里。有了他这一声声的“不愁”,做泥鳅营生的乡民有愁也不愁了。

  “不愁,有建忠呢。”一有愁事,大家就这样宽慰自己。

上一篇 下一篇

联系电话:022-82528388或15620373921


客服微信号:15620373921


给我们发邮件: [点击这里给我们发邮件]


在线咨询客服QQ:5766850.